Starpunk

猫车专业户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2)

  突如其来的片段掉落。

  前篇走这里:1

—————————以下放文———————————

  只有阿尔托莉雅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淡定。

  从葬礼回到家后,她开始收拾女儿的东西。学校的课本,衣柜里的衣物,甚至是洗漱台上的牙杯,都被她仔细地收起来。桌上的合照被换掉,换成了自己和朋友们的合照。她将自己的屋子完美地回归到莫德雷德到来之前的模样。

  好像那个野猫一样的女孩从未到来过一样,

  这不可能。

  两个人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痕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消失。

  阿尔托莉雅走进厨房,打算随便做点什么填饱一下自己的肚子。然而直到将食物装盘端上桌,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两人份。

  热腾腾的汉堡排在初冬的空气中散发着热气,旁边点缀着浸过黄油的西蓝花,旁边的小碗里是莫德雷德难得爱吃的生菜沙拉。白色的沙拉酱在嫩绿的生菜叶子上画出不规则的格子,夹在其中的紫甘蓝颜色分明,让人食欲大开。

  只是。

  那个会开心地扑到桌前,大口进食的女孩。

  再也不会出现了。

  阿尔托莉雅沉默着摇了摇头,将多余的那份晚餐放进了冰箱,准备明天再吃。她安静地吃完晚饭,走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今日,一名少女从潘德拉贡大厦的顶楼跳下,据悉——”

  她猛地关掉了电视,神经质般地将遥控器扔得远远地,好像那是一条会咬人的蛇。她呆坐了一会儿,拿起放在沙发旁边的书胡乱地翻了一页开始看,但她感觉自己一个字都没读进去,手翻到下一页,可又不记得前一页写了些什么,看完一行字,转头又忘了刚刚看到了哪里。

  

  墙上的时钟响了,阿尔托莉雅抬头,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她下意识地去看门口,空荡的玄关无声地嘲笑着。

  她已经没有可以等待的人了。

  被压抑多天的悲伤如同潮水一般迎面扑来,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不可抑制地。

  她突然放声痛哭,像失去幼崽的母狮一样哀嚎。仿佛前几天那个沉着冷静的人不是她。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