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皇喝西风

柜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会躲_(:з」∠)_

【长篇】归途 Chapter 3 (上)

Chapter3(上)

  她又一次坐起身,掀起帘子向外看,白天炙热的沙漠到了夜里却比冻鱼的冰窖还要冷几分,但是温度的变化也阻挡不了大自然给予这世间绝妙的视觉盛宴。

  沙漠中的星空,好看的惊人,星星如细碎的钻石洒满深蓝色的夜空,星座纵横排列,诉说着来自远古的故事;微风拂过沙地,带起仿佛薄纱似的细小微尘。

  她把头微微探出窗外,风撩起她细碎的鬓发,宛如神明或仙女在她耳旁絮语。

  他们已经在沙原中行进了半月有余,离原计划的省城越来越远,照男人的意思应该是要去都城,先解决卡尔德和温蒂的问题,再带她回佣兵团的总部。

  

  耳畔传来濡湿的触感,背上被温暖而精壮的肉体贴近。

  她翻了个白眼,一个向后的肘击,又快又狠。

  贴上她背的人轻松用手接下,嘴依旧叼着她的耳朵。

  “别动。”含着她的耳垂,再加上刚醒的慵懒,男人的声音含混不清,“再陪我睡一会儿。”

   她认命般的背对他重新侧身躺下,篷车的地铺铺着柔软的地毯,只要在铺层床单就能直接打地铺。她的头刚挨着枕头,男人立马像只大型犬一样蹭了上来,她感觉到男人的某样东西与他本人的表现相反,精神抖擞的顶在她的腿根处,试探性低摩擦着。略微抬起身,转头,她扫了一眼男人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兄长抱着小妹睡得正熟。

   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不爽。这两天他们之间几乎一点交流都没有了,小妹也被兄长严格的保护起来,不让她接近;卡尔德和那两个随从处得到挺不错的,经常能看到他们在临时营地的篝火旁谈天说地。她呢,除非是男人招呼她过去,不然她更愿意留在篷车里,或者走远点看着虚空发呆。

   她看着兄长的背影,微微扯动嘴角。

   男人还在蹭她,但明显的,女孩现在一点做的念头都没有,他只能兴致缺缺地停下来抱住她。

   “你在想什么?”他问。

姑娘不说话,默默地把头发挽到胸前;这人睡觉老是压到她头发。

男人不高兴的挪了挪,贴得更紧:“说话。”

她竭力压下心头翻涌的糟糕情绪,转过去面对他,最先闯入视线的,是男人黑色的眼睛。深沉而稳重的黑色瞳孔,虹膜略微带点灰色,看上去有点像漂亮的黑水晶。莫名的,她原本烦躁的情绪安稳下来,好似一场结束的沙暴,沙子没有了风的支持,轻轻地落回地面。

鬼使神差的,她微微抬头亲吻那双眼睛,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

男人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他一把掀开被子,露出成熟而强壮的身体,还有那从刚才就没有冷静下来的玩意儿。

“你自找的。”他一边看着她明显有点愣住的脸一边说。

女孩耸耸肩,知道今晚逃不过去了。站起身,跨坐到男人身上,她开始慢悠悠的解衣服上的扣子,她上身只有一件男人的白衬衫,下摆直到她大腿中段。

在她解到第四颗扣子使,他按住了她的手。

“就这样。”他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