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皇喝西风

柜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会躲_(:з」∠)_

【片段】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逃出庄园以来,艾玛就过上了一种奇怪的生活。

 

  这不科学。她想,灵活的手指给手中的花束打了个漂亮的结。

  作为那场狂欢中的胜利者,她不仅找到了父亲,还获得了一大笔金钱作为奖励。她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花园,在一个小街角开起了一件漂亮的花店,生意兴隆,生活恬淡、

  艾玛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能忘记那个庄园和那场疯狂的追逐游戏。很明显她错了,每到夜晚,那些惊险的记忆依旧会光临她的梦境,让她难以入眠。

  还有那个人。她有些挫败的捂住了额头,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人类。

 

  她想起自己参加的最后一场游戏。

  

  队友被一个个送上狂欢之椅,她不得不一个人仓皇逃窜,除去破译密码,偶尔还顺手拆两张椅子。

  最后一个密码被破译,警报声响彻废弃的庄园上空,她溜到距离自己最近的大门口,开始输入密码。

  剧烈的心跳声提醒她监管者就在附近,她一边输入密码一边警惕着。

  心跳声越来越快,她几乎快要猝死了。

  艾玛咬紧牙关,加快了输入速度。

  

  眼前的地上映射着红光,监管者就在自己背后。

  想见父亲的欲望压过了恐惧,艾玛拼命压下逃跑的冲动,依旧坚持地站在原地输入密码。

  期间她没控制住自己回了一次头。

  熟悉的高礼帽,右手是泛着寒光的利刃,破旧但是穿着工整的西服。

  杰克。

  不用去想她也知道那副面具下是怎样令人恐惧的灵魂。

  她亲眼见过杰克用利爪抓伤空军小姐的肩膀,将人捆上狂欢之椅;她见过他毫不犹豫地打开柜子,粗暴地抓出躲藏在里面的律师。

  诸如此类的场景她见过太多。

  

  放过我放过我,她几乎是疯魔似的按下最后一传密码。

  只有这次。

  放过我。

  奇怪的是,在这期间杰克仅仅只是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什么也没做。

 

  大门打开了。

  她仓皇逃出。

  带着解脱的喜悦,她下意识回头看了他一眼。

  带着面具的人站在通电的大门口没有追来,依旧站在原地。然后。

  他举起了那只正常的手,左右摇了摇。

  

  是在跟我道别吗?

  当时的艾玛只想着逃脱,真正被送离庄园的时候她才想起那个动作的含义。

 

 园丁姑娘甩甩自己棕色的脑袋,把自己从回忆里拉出来。

  怎么可能是道别呢?他又不是人类。她想着,放下花束。瞧着窗外被夕阳染成粉红的天空,金红的夕阳半掩在群山后,温柔的洒下最后一点金色的光芒。 

 


评论(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