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punk

猫车专业户

【长篇】归途 Chapter1 (上) 【重发】
  原来那篇被屏蔽了,有空重新发一遍。求放过QWQ
——————————————————
他坐在客厅里,看着墙上的钟滴答滴答的走。

他知道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在做什么,不过在这种时候,是妓/女还是赏金猎人都不重要,要在战争中存活下去,钱是不能少的,只有地下黑市才有他们生活的必需品,冷兵器、枪支、食物、药品,甚至是水,然而这些商品,价格高到离谱。
钱钱钱,什么都要钱,他们兄妹两个除了掌握的几招格斗,就只剩下双亲留下的房子,还是塌了一半的那种。
屋里传出一阵婴儿特有的哭声,软糯的,像小猫叫似的。
哦对,还有一个两个月大的小家伙。
远处又传来火枪的响声。
他进屋抱起小家伙,手势熟练地哄着。
军队每天都要光临这座边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武器,连军人的容貌都大相径庭。几经争斗的安达罗尔几乎就是一座大型废墟,然而这并不能取得那一群战争狂人的同情。硝烟,血腥,浓烟....对他们这些少数苟且偷生的人来说已经成为一种再习惯不过的日常。

妹妹毫不犹豫的加入了赏金猎人的行列,同时开始做妓/女的生意。在赏金猎人这方面他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把她拉上这艘贼船的人就是他自己。而妓/女这项行当他一开始也反对,但这个职业带给他们的便利堵上了他的嘴。

他还记得妹妹第一次做这件事回来说的话,那时他默默地坐在一边,看她梳理被哪个不知轻重的家伙扯乱的头发;她的声音很轻,听上去不像在跟他说,反倒像在安慰自己:“与其等着被那群疯子强///奸,还不如利用这张脸赚点外快。”
话糙理不糙,战争总能放大一些人类血液中含有的原始本能,这是我们的先祖曾经与那些野兽一样四肢着地行走于旷野的证明。在这些本能中,肉//体的欲//望往往立于最高点。

战争时期存活率最低的是女人,但存活率最高的也是女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后者知道如何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而前者往往惨死于自以为英勇的反抗。就在妹妹做出决定的前一天,他们亲眼看见一位漂亮的少妇被外来的军人们抓住,漂亮的女人为了逃脱被强///上的命运死命抵抗,最终,她被恼怒的大兵们串在了木桩上,顶端被削得十分尖锐的粗大木桩从下//////体插入,从口中穿出,少妇的哀嚎响彻在这座昔日安详的边城上空,和军人们的狂笑混合在一起,编织成极为诡异的交响乐。
躲在一栋危墙后的他们大气都不敢出,半晌,那些大兵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便笑闹着离开,只剩下濒死的女人,四肢依然在轻微的抽搐着。身旁的妹妹突然起身离开掩体,步履轻捷地走向那被做成“肉串”的女人。
他看着她俯下身看着那女人,笑容说不出的轻蔑,但又带了点别的他看不懂的东西。他听见她在女人耳边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活该。”她说。
女人剧烈的痉挛起来,眼珠几乎脱离出眼眶,眼泪如同小溪般淌下她的眼角。妹妹散漫地摇摇头,一头漂亮的银发在亮的发白的日光中闪着眩目的光。
她悠悠然地转过身离开了,他紧随其后,再也没有回头看那个女人一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