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皇喝西风

柜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会躲_(:з」∠)_

  大长今 54集版第4集
  那时候多好啊!崔尚宫韩尚宫你们俩那眼神分明实在看闺女吧←_←
   两个人光是坐在一起都好配的样子_(:з」∠)_
    那个时候的崔尚宫娘娘表情真温柔嘤嘤嘤_(:°з」∠)_

????我一个暂停咋的地星变绿幕了😂

#深夜发车#高能慎点

狼奈萨贝达x弹簧手奈布

狼奈发情期设定。慎入。

以上,欢迎评论。

再次鸣谢 @Ryebon 提供的封面→_→

  #深夜发车#高能预警
  有角虫手play,非战斗人员清澈退。
 
  第一次开车。
  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的一逼。

  以上,欢迎评论。

  么么哒。

特别鸣谢 @Ryebon  ,提供封面_(:з」∠)_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2)

  突如其来的片段掉落。

  前篇走这里:1

—————————以下放文———————————

  只有阿尔托莉雅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淡定。

  从葬礼回到家后,她开始收拾女儿的东西。学校的课本,衣柜里的衣物,甚至是洗漱台上的牙杯,都被她仔细地收起来。桌上的合照被换掉,换成了自己和朋友们的合照。她将自己的屋子完美地回归到莫德雷德到来之前的模样。

  好像那个野猫一样的女孩从未到来过一样,

  这不可能。

  两个人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痕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消失。

  阿尔托莉雅走进厨房,打算随便做点什么填饱一下自己的肚子。然而直到将食物装盘端上桌,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两人份。

  热腾腾的汉堡排在初冬的空气中散发着热气,旁边点缀着浸过黄油的西蓝花,旁边的小碗里是莫德雷德难得爱吃的生菜沙拉。白色的沙拉酱在嫩绿的生菜叶子上画出不规则的格子,夹在其中的紫甘蓝颜色分明,让人食欲大开。

  只是。

  那个会开心地扑到桌前,大口进食的女孩。

  再也不会出现了。

  阿尔托莉雅沉默着摇了摇头,将多余的那份晚餐放进了冰箱,准备明天再吃。她安静地吃完晚饭,走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今日,一名少女从潘德拉贡大厦的顶楼跳下,据悉——”

  她猛地关掉了电视,神经质般地将遥控器扔得远远地,好像那是一条会咬人的蛇。她呆坐了一会儿,拿起放在沙发旁边的书胡乱地翻了一页开始看,但她感觉自己一个字都没读进去,手翻到下一页,可又不记得前一页写了些什么,看完一行字,转头又忘了刚刚看到了哪里。

  

  墙上的时钟响了,阿尔托莉雅抬头,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她下意识地去看门口,空荡的玄关无声地嘲笑着。

  她已经没有可以等待的人了。

  被压抑多天的悲伤如同潮水一般迎面扑来,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不可抑制地。

  她突然放声痛哭,像失去幼崽的母狮一样哀嚎。仿佛前几天那个沉着冷静的人不是她。

  

给X爹还是给鲨鱼。。。。

这俩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啊!!

  我不信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相信萍水相逢,缘分天定。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1)

  听歌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写了个片段出来,权当记梗吧。

  暑假会写完的………(大概)

  BGM: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她曾活过啊)

————————以下放文——————————


   莫德雷德死了。

  

   桀骜不驯的女孩拿出所剩不多的最后一点勇气,在微薄的晨雾中从潘德拉贡家的大厦上一跃而下。少女娇小的身体在地上开出猩红妖冶的花。

   

    摩根彻底疯了。她在女儿的葬礼上大哭大笑,时而悲痛欲绝,时而极尽嘲讽。最终在葬礼那天收拾好行李,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与其他人相比,阿尔托莉雅冷静得与平时并无两样。她平静地向葬礼上前来吊唁的每一个人鞠躬,平静地接受来自下属和亲友的慰问,平静得好像死去的人并不是自己唯一的独女。

  

    谁也不明白莫德雷德为什么会自杀。

 

   高文清楚地记得,就在莫德雷德自杀前的那天傍晚她还跟他笑着说父亲今晚要亲自下厨,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女孩绿色的瞳孔在夕阳的映照下仿佛通透的翠玉,年轻的面容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眉宇间尽是意气风发的色彩。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清早被人发现躺在潘德拉贡大厦面前的街道上,血泊在她身下凝结成难以抹去的印迹,身上是她最爱的运动装。姑娘绿色的瞳孔微睁着,瞧着微亮的天空,嘴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

  

    高文想,这大概算死不瞑目。


【片段】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3

前文走这里: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1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2

 时隔一个多月,憋出来的一点子后续(躺倒)

——————————— 以下放文 ——————————————

  艾玛全身一个激灵,手上的园艺剪失去准头。

“咔嚓。”

  开得正好的玫瑰躺在脚下的泥土上,无声地控诉着园丁的粗心。

  这是第几回了。

  艾玛头痛地弯下腰捡起那朵嫣红的玫瑰,别在自己金黄色的草帽上。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个礼拜有余了。她干脆关了花店,打算给自己好好放个假。然而那种奇怪的畏惧感依旧跟随着她,像影子一样,挥之不去

  姑娘无奈地甩甩脑袋,低下头修剪花枝。

 

  “嘶。”

  

  很小的抽气。

  艾玛猛地抬头,环视着四周。

  偌大的花田里,只有她自己一人。

  微风轻轻吹过园丁的脸,扬起她棕色的发丝。

  大概是听错了。她想,开始继续手上的工作。

 

  杰克抽回手,将自己尽可能缩进树下阴暗的角落里。他看着手上的灼伤,叹了口气,再次将目光投向在花园中的女孩。

 

  他忘了。

 

  他离开阳光太久了。

 

  杰克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属于人类的范畴,与其说是人,“幽灵”或者“鬼魂”可能更适合现在的自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他并不知道阳光会灼伤自己。

 

  伦敦,那座被冠以“雾都”之名的古老城市,一年中阴雨天总是占多的,而那时自己也总是昼伏夜出。久而久之,阳光离他越来越远。

 

  至于在庄园的日子,那里的天空总是铁灰色的。

    

  杰克抬头看看蓝的有些刺眼的天空,又瞧瞧在花田中劳作的姑娘。面具下的嘴角弯了弯。

 

  真漂亮啊。

 

  上次看到这么蓝的天空,是什么时候呢?

 

只要留点心,商场的楼梯间也可以拍出大片风→_→
  P.S:锐化是个好东西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