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

猫车专业户

段子 cp:如兰

  借鉴原著 大结局 第二十八章 无处话凄凉

  凭什么我们懿主儿走马灯还要见那个大猪蹄子(哼)

  懿主儿是我们海兰的!

————————————————————

  如懿轻轻地笑着,在胸口深凉而破碎的疼痛中,忆起一点从前。

 

  明朗的日光下,桐花绛紫雪白,随风大片大片地落下,悄无声息,空气中中尽是清甜的芬芳。那个人就俏生生地站在花荫下,一双鹿眼,带着柔和而怯懦的目光,犹如含苞待放的蔷薇,绽放在淡紫色的花荫下。笑容缱绻,远远地瞧着她。

  “姐姐。”她唤着,明明只是一声称呼,在她的口中却是那样的百转千回。

  

   是了,那是她和她最好的日子。

   如懿不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是真切的往事,还是她缥缈的幻想。

   但是,那样美好的日子,应该是她们有过的。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说不得。


   那份爱恋,终究看着它混同尘埃,随着那些往事,在这朗朗的日光下,一并化了去。


段子 cp:如兰

  刚看完第18集,海兰自愿留下来陪如懿那里简直哭爆,于是有了这个小小的段子。

  小学生文笔,各位勿怪

————以下放文————

  

  那个平时沉默寡言的人倔强着抬起头.

 

  "我就陪你,"她说,"我哪里也不去."

 

  如懿低头看着她.那人依旧是一身素白的衣裳,旗头上簪着几朵玉雕莲花,杏眸含泪,眼神却是那样的笃定.她抓着自己的手是那么的用力,仿佛是救命的绳索,想将她拉出这泥潭.

 

  眼泪不知不觉地滴落下来,砸在她的手背上,渗进她们交缠的手指间.

 

   一股冷淡的香草气息迎面袭来,那人终究是扑进了她的怀里.

 

  她不在意恩宠,不在意子嗣,甚至不在意她自己.但她原意为她笑,为她哭

 

  一声姐姐,掩盖了太多的说不得.

 

  在回抱住她的那一刻,如懿第一次感觉到,在这风雨飘摇的后宫,她第一次有了一件能够紧紧握在自己掌心里的东西,凭谁也夺不走。.


  大长今 54集版第4集
  那时候多好啊!崔尚宫韩尚宫你们俩那眼神分明实在看闺女吧←_←
   两个人光是坐在一起都好配的样子_(:з」∠)_
    那个时候的崔尚宫娘娘表情真温柔嘤嘤嘤_(:°з」∠)_

????我一个暂停咋的地星变绿幕了😂

#深夜发车#高能慎点

狼奈萨贝达x弹簧手奈布

狼奈发情期设定。慎入。

以上,欢迎评论。

再次鸣谢 @Ryebon 提供的封面→_→

  #深夜发车#高能预警
  有角虫手play,非战斗人员清澈退。
 
  第一次开车。
  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的一逼。

  以上,欢迎评论。

  么么哒。

特别鸣谢 @Ryebon  ,提供封面_(:з」∠)_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2)

  突如其来的片段掉落。

  前篇走这里:1

—————————以下放文———————————

  只有阿尔托莉雅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淡定。

  从葬礼回到家后,她开始收拾女儿的东西。学校的课本,衣柜里的衣物,甚至是洗漱台上的牙杯,都被她仔细地收起来。桌上的合照被换掉,换成了自己和朋友们的合照。她将自己的屋子完美地回归到莫德雷德到来之前的模样。

  好像那个野猫一样的女孩从未到来过一样,

  这不可能。

  两个人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痕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消失。

  阿尔托莉雅走进厨房,打算随便做点什么填饱一下自己的肚子。然而直到将食物装盘端上桌,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两人份。

  热腾腾的汉堡排在初冬的空气中散发着热气,旁边点缀着浸过黄油的西蓝花,旁边的小碗里是莫德雷德难得爱吃的生菜沙拉。白色的沙拉酱在嫩绿的生菜叶子上画出不规则的格子,夹在其中的紫甘蓝颜色分明,让人食欲大开。

  只是。

  那个会开心地扑到桌前,大口进食的女孩。

  再也不会出现了。

  阿尔托莉雅沉默着摇了摇头,将多余的那份晚餐放进了冰箱,准备明天再吃。她安静地吃完晚饭,走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今日,一名少女从潘德拉贡大厦的顶楼跳下,据悉——”

  她猛地关掉了电视,神经质般地将遥控器扔得远远地,好像那是一条会咬人的蛇。她呆坐了一会儿,拿起放在沙发旁边的书胡乱地翻了一页开始看,但她感觉自己一个字都没读进去,手翻到下一页,可又不记得前一页写了些什么,看完一行字,转头又忘了刚刚看到了哪里。

  

  墙上的时钟响了,阿尔托莉雅抬头,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她下意识地去看门口,空荡的玄关无声地嘲笑着。

  她已经没有可以等待的人了。

  被压抑多天的悲伤如同潮水一般迎面扑来,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不可抑制地。

  她突然放声痛哭,像失去幼崽的母狮一样哀嚎。仿佛前几天那个沉着冷静的人不是她。

  

给X爹还是给鲨鱼。。。。

这俩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啊!!

  我不信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相信萍水相逢,缘分天定。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1)

  听歌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写了个片段出来,权当记梗吧。

  暑假会写完的………(大概)

  BGM: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她曾活过啊)

————————以下放文——————————


   莫德雷德死了。

  

   桀骜不驯的女孩拿出所剩不多的最后一点勇气,在微薄的晨雾中从潘德拉贡家的大厦上一跃而下。少女娇小的身体在地上开出猩红妖冶的花。

   

    摩根彻底疯了。她在女儿的葬礼上大哭大笑,时而悲痛欲绝,时而极尽嘲讽。最终在葬礼那天收拾好行李,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与其他人相比,阿尔托莉雅冷静得与平时并无两样。她平静地向葬礼上前来吊唁的每一个人鞠躬,平静地接受来自下属和亲友的慰问,平静得好像死去的人并不是自己唯一的独女。

  

    谁也不明白莫德雷德为什么会自杀。

 

   高文清楚地记得,就在莫德雷德自杀前的那天傍晚她还跟他笑着说父亲今晚要亲自下厨,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女孩绿色的瞳孔在夕阳的映照下仿佛通透的翠玉,年轻的面容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眉宇间尽是意气风发的色彩。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清早被人发现躺在潘德拉贡大厦面前的街道上,血泊在她身下凝结成难以抹去的印迹,身上是她最爱的运动装。姑娘绿色的瞳孔微睁着,瞧着微亮的天空,嘴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

  

    高文想,这大概算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