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punk

猫车专业户

各位各位能扩就扩吧,提醒一下自家喜欢的太太

祭天隼丶:

#占tag致歉
因为最新出台的扫黄法案把奖金提高到60w,所以一大批神经病开始恶意针对bl圈疯狂举报h图h文,连清水吻戏都不放过!各位产过粮的太太们记得锁车隐藏鸭,再不济先备份删除过段时间再发上来,已经出书的太太最近一定要当心被举报鸭°∧°
微博有车的赶紧设置仅自己可见!一定要声明别点赞!别转有车的微博!会因为热度高更容易被举报!
石墨有车的赶紧备份!网盘也一样!全都备份在本机!
lof准备开车的尽量别单发一张车,要有掩盖!已经发车热度高的建议先删净tag终止涨热度!
热度高分享多浏览量高的h会更容易被举报!!
政策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那群恶意只举报bl的人,改变不了政策也改变不了神经病的脑子,只能保护好自己了!
我的三篇金银abo清水剧情就已经翻车了,申诉一直被驳回,然而里面半句h戏都没qwqqq
tag是私心的,希望圈子里的太太保护好自己,别被一些歧视bl圈的人恶意举报拿钱了鸭°∧°
【转载随意!大家转载的时候记得改成自己想转的圈子的tag!多一个太太看到就多一份安全!多一个圈子知道就多一份安全!不管是图手还是文手都保护好自己的粮鸭!】

段子 cp:如兰

  借鉴原著 大结局 第二十八章 无处话凄凉

————————————————————

  如懿轻轻地笑着,在胸口深凉而破碎的疼痛中,忆起一点从前。

 

  明朗的日光下,桐花绛紫雪白,随风大片大片地落下,悄无声息,空气中中尽是清甜的芬芳。那个人就俏生生地站在花荫下,一双杏眼,眼波流转中尽是柔和的欢喜。仿佛含苞待放的蔷薇,绽放在淡紫色的花荫下。笑容缱绻,远远地瞧着她。

  “姐姐。”她唤着,明明只是一声称呼,在她的口中却是那样的百转千回。

  

   是了,那是她和她最好的日子。

   如懿不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是真切的往事,还是她缥缈的幻想。

   但是,那样美好的日子,应该是她们有过的。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说不得。

   那份爱恋,终究看着它混同尘埃,随着那些往事,在这朗朗的日光下,一并化了去。

????我一个暂停咋的地星变绿幕了😂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2)

  突如其来的片段掉落。

  前篇走这里:1

—————————以下放文———————————

  只有阿尔托莉雅知道,她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淡定。

  从葬礼回到家后,她开始收拾女儿的东西。学校的课本,衣柜里的衣物,甚至是洗漱台上的牙杯,都被她仔细地收起来。桌上的合照被换掉,换成了自己和朋友们的合照。她将自己的屋子完美地回归到莫德雷德到来之前的模样。

  好像那个野猫一样的女孩从未到来过一样,

  这不可能。

  两个人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痕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消失。

  阿尔托莉雅走进厨房,打算随便做点什么填饱一下自己的肚子。然而直到将食物装盘端上桌,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两人份。

  热腾腾的汉堡排在初冬的空气中散发着热气,旁边点缀着浸过黄油的西蓝花,旁边的小碗里是莫德雷德难得爱吃的生菜沙拉。白色的沙拉酱在嫩绿的生菜叶子上画出不规则的格子,夹在其中的紫甘蓝颜色分明,让人食欲大开。

  只是。

  那个会开心地扑到桌前,大口进食的女孩。

  再也不会出现了。

  阿尔托莉雅沉默着摇了摇头,将多余的那份晚餐放进了冰箱,准备明天再吃。她安静地吃完晚饭,走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今日,一名少女从潘德拉贡大厦的顶楼跳下,据悉——”

  她猛地关掉了电视,神经质般地将遥控器扔得远远地,好像那是一条会咬人的蛇。她呆坐了一会儿,拿起放在沙发旁边的书胡乱地翻了一页开始看,但她感觉自己一个字都没读进去,手翻到下一页,可又不记得前一页写了些什么,看完一行字,转头又忘了刚刚看到了哪里。

  

  墙上的时钟响了,阿尔托莉雅抬头,发现已经十二点了。她下意识地去看门口,空荡的玄关无声地嘲笑着。

  她已经没有可以等待的人了。

  被压抑多天的悲伤如同潮水一般迎面扑来,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不可抑制地。

  她突然放声痛哭,像失去幼崽的母狮一样哀嚎。仿佛前几天那个沉着冷静的人不是她。

  

  我不信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相信萍水相逢,缘分天定。

【剑莫剑】她曾活过啊(片段掉落1)

  听歌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写了个片段出来,权当记梗吧。

  暑假会写完的………(大概)

  BGM: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她曾活过啊)

————————以下放文——————————


   莫德雷德死了。

  

   桀骜不驯的女孩拿出所剩不多的最后一点勇气,在微薄的晨雾中从潘德拉贡家的大厦上一跃而下。少女娇小的身体在地上开出猩红妖冶的花。

   

    摩根彻底疯了。她在女儿的葬礼上大哭大笑,时而悲痛欲绝,时而极尽嘲讽。最终在葬礼那天收拾好行李,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与其他人相比,阿尔托莉雅冷静得与平时并无两样。她平静地向葬礼上前来吊唁的每一个人鞠躬,平静地接受来自下属和亲友的慰问,平静得好像死去的人并不是自己唯一的独女。

  

    谁也不明白莫德雷德为什么会自杀。

 

   高文清楚地记得,就在莫德雷德自杀前的那天傍晚她还跟他笑着说父亲今晚要亲自下厨,问他要不要一起来。女孩绿色的瞳孔在夕阳的映照下仿佛通透的翠玉,年轻的面容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眉宇间尽是意气风发的色彩。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清早被人发现躺在潘德拉贡大厦面前的街道上,血泊在她身下凝结成难以抹去的印迹,身上是她最爱的运动装。姑娘绿色的瞳孔微睁着,瞧着微亮的天空,嘴角带着一抹极淡的笑意。

  

    高文想,这大概算死不瞑目。


【片段】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3

前文走这里: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1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2

 时隔一个多月,憋出来的一点子后续(躺倒)

——————————— 以下放文 ——————————————

  艾玛全身一个激灵,手上的园艺剪失去准头。

“咔嚓。”

  开得正好的玫瑰躺在脚下的泥土上,无声地控诉着园丁的粗心。

  这是第几回了。

  艾玛头痛地弯下腰捡起那朵嫣红的玫瑰,别在自己金黄色的草帽上。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个礼拜有余了。她干脆关了花店,打算给自己好好放个假。然而那种奇怪的畏惧感依旧跟随着她,像影子一样,挥之不去

  姑娘无奈地甩甩脑袋,低下头修剪花枝。

 

  “嘶。”

  

  很小的抽气。

  艾玛猛地抬头,环视着四周。

  偌大的花田里,只有她自己一人。

  微风轻轻吹过园丁的脸,扬起她棕色的发丝。

  大概是听错了。她想,开始继续手上的工作。

 

  杰克抽回手,将自己尽可能缩进树下阴暗的角落里。他看着手上的灼伤,叹了口气,再次将目光投向在花园中的女孩。

 

  他忘了。

 

  他离开阳光太久了。

 

  杰克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属于人类的范畴,与其说是人,“幽灵”或者“鬼魂”可能更适合现在的自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他并不知道阳光会灼伤自己。

 

  伦敦,那座被冠以“雾都”之名的古老城市,一年中阴雨天总是占多的,而那时自己也总是昼伏夜出。久而久之,阳光离他越来越远。

 

  至于在庄园的日子,那里的天空总是铁灰色的。

    

  杰克抬头看看蓝的有些刺眼的天空,又瞧瞧在花田中劳作的姑娘。面具下的嘴角弯了弯。

 

  真漂亮啊。

 

  上次看到这么蓝的天空,是什么时候呢?

 

【片段】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2

 这几天趁着脑洞还未枯竭绞尽脑汁写出来的一点后续。

 接下来还有没有真的要看天意(笑)

——————————以下放文——————————

夜幕渐临。

  艾玛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手中抱着的纸袋里,新鲜的蔬果散发出独有的清甜气息,烘烤的恰到好处的面包表皮上浮着微微的余温。

  正值家家户户点起炊烟的时候,食物的香味弥漫在大街小巷,她的胃也开始不甘寂寞的唱起独奏曲。

   好饿,好饿。她想着,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她路过一个无灯的巷口。

  艾玛突然感觉到背后泛起一片毛刺刺的寒意,沿着脊椎迅速汇集,直冲大脑。她下意识地撒腿就跑。期间还不忘抱紧手中装满食物的纸袋。

  她转过一个街角,停下来靠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气,好像要把全世界的氧气都吸进她的肺里。

  

  怎么回事?

  

  艾玛冷静下来反问自己。

  那是在庄园里被监管者们从后面偷袭无数次后磨练出的第六感。

 

  不对,监管者不能离开庄园。

 

  园丁姑娘鼓起勇气返回到那条路上,浅棕色的鹿眼紧张地观察着那个昏暗的巷子口。

  

  “喵。”

  

  她松了口气。

  应该是流浪的野猫吧。

  女孩一边暗暗吐槽自己惊弓之鸟一样的反应,一边步伐轻灵地离开了。

 

 

  昏暗的巷子里。

  一抹空气突然微微地波动起来,像被轻风吹起涟漪的湖面。

  随着这种奇妙的波动,一道破碎而模糊的人影慢慢地出现在黑暗中,越来越清晰。

  破旧的西装、苍白的面具、绅士的高礼帽、还有——

  泛着寒光的利爪。

  

  杰克看着艾玛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的转口,朦胧的灯火吞没了女孩娇小的身影。

  “他”叹了口气,正常的左手悄悄附上自己的心口。

  

  这么剧烈的鼓动本来只应该出现在求生者身上的。

  

  我大概是疯了。“他”想。

 

  杰克回想起自己离开庄园的那一天。

  由于故意放走了求生者,“他”被庄园逐出了庄园。

  在厂长怜悯的眼神和裘克讽刺的大笑中,“他”静静收拾好他为数不多的私人物品。

  班恩将他送到了大门口。

  前猎场看守拍了拍“他”瘦削的肩膀,看着“他”走出庄园的大门。

  杰克没有回头再看一眼那破败的庄园。身后的鹿头监管者锁上了大门,锁芯咬住锁舌的响声落在“他”耳里,带来一丝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接下来。

  去哪里呢?

 

  杰克晃晃自己带着高礼帽的脑袋,试图为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目的地。

“他”努力回想着自己成为监管者之前所见过的风景。

  海岸、森林、城镇、花田——

 

  花田。

  好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他”被鲜血泡的有些钝化的脑子中突然跳出了一副“他”从未见过的画面。

 

  棕发的姑娘站在香气馥郁的花田中,依旧穿着那件打了补丁的白衬衫,下身穿着淡蓝色的牛仔裤,围着天蓝色的花匠围裙,头上顶着金黄的草帽,金红色的夕阳毫不吝惜自己最后的光芒,她整个人仿佛融进了那日光里。灿金色的余晖照亮她浅棕色的眼睛,清澈透亮,好似太阳直接落进了她的眼眸中。

  她的手上,是大捧大捧的玫瑰花。

 

  Sun rise and set in your eyes.

  这句话就这么无端的浮现在脑海里,即使这画面仅仅只是“他”的构想。

 

  杰克抬头看着头顶铁灰色苍穹。第一次对长途旅行充满了期待。

 

  那么,

  去看看她吧。

【长篇】归途 Chapter 3 (上)

Chapter3(上)

  她又一次坐起身,掀起帘子向外看,白天炙热的沙漠到了夜里却比冻鱼的冰窖还要冷几分,但是温度的变化也阻挡不了大自然给予这世间绝妙的视觉盛宴。

  沙漠中的星空,好看的惊人,星星如细碎的钻石洒满深蓝色的夜空,星座纵横排列,诉说着来自远古的故事;微风拂过沙地,带起仿佛薄纱似的细小微尘。

  她把头微微探出窗外,风撩起她细碎的鬓发,宛如神明或仙女在她耳旁絮语。

  他们已经在沙原中行进了半月有余,离原计划的省城越来越远,照男人的意思应该是要去都城,先解决卡尔德和温蒂的问题,再带她回佣兵团的总部。

  

  耳畔传来濡湿的触感,背上被温暖而精壮的肉体贴近。

  她翻了个白眼,一个向后的肘击,又快又狠。

  贴上她背的人轻松用手接下,嘴依旧叼着她的耳朵。

  “别动。”含着她的耳垂,再加上刚醒的慵懒,男人的声音含混不清,“再陪我睡一会儿。”

   她认命般的背对他重新侧身躺下,篷车的地铺铺着柔软的地毯,只要在铺层床单就能直接打地铺。她的头刚挨着枕头,男人立马像只大型犬一样蹭了上来,她感觉到男人的某样东西与他本人的表现相反,精神抖擞的顶在她的腿根处,试探性低摩擦着。略微抬起身,转头,她扫了一眼男人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兄长抱着小妹睡得正熟。

   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不爽。这两天他们之间几乎一点交流都没有了,小妹也被兄长严格的保护起来,不让她接近;卡尔德和那两个随从处得到挺不错的,经常能看到他们在临时营地的篝火旁谈天说地。她呢,除非是男人招呼她过去,不然她更愿意留在篷车里,或者走远点看着虚空发呆。

   她看着兄长的背影,微微扯动嘴角。

   男人还在蹭她,但明显的,女孩现在一点做的念头都没有,他只能兴致缺缺地停下来抱住她。

   “你在想什么?”他问。

姑娘不说话,默默地把头发挽到胸前;这人睡觉老是压到她头发。

男人不高兴的挪了挪,贴得更紧:“说话。”

她竭力压下心头翻涌的糟糕情绪,转过去面对他,最先闯入视线的,是男人黑色的眼睛。深沉而稳重的黑色瞳孔,虹膜略微带点灰色,看上去有点像漂亮的黑水晶。莫名的,她原本烦躁的情绪安稳下来,好似一场结束的沙暴,沙子没有了风的支持,轻轻地落回地面。

鬼使神差的,她微微抬头亲吻那双眼睛,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

男人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他一把掀开被子,露出成熟而强壮的身体,还有那从刚才就没有冷静下来的玩意儿。

“你自找的。”他一边看着她明显有点愣住的脸一边说。

女孩耸耸肩,知道今晚逃不过去了。站起身,跨坐到男人身上,她开始慢悠悠的解衣服上的扣子,她上身只有一件男人的白衬衫,下摆直到她大腿中段。

在她解到第四颗扣子使,他按住了她的手。

“就这样。”他说。